从3只到几百只 老于和他的特殊“宠物”们

在哈市城标街与南直路交口处的一个食杂店前,每天都会有一群麻雀准时来吃食,风雨无阻。这段约会已持续了九年。

这里有家麻雀“食堂”

老于门前的马葫芦盖

据老于讲,2009年刚开春,天还挺冷,有三只麻雀落在他家食杂店前找食吃,他用碗舀了点小米倒在了门前的马葫芦盖上。老于没想到,第二天这三只麻雀又来了,老于又给它们小米吃。从那以后,老于便和这三只麻雀交了朋友,每天和它们有一次“约会”。

到秋季,来吃食的三只麻雀变成了六七只,老于猜想,多出来的几只有可能是它们的孩子。打那以后,麻雀逐年增多,到了去年冬天,每天来找他要食吃的有五六百只。老于认为,它们是一个家族,有的是原来那些麻雀的朋友,有的是随大流儿来的“外来户”。

麻雀也有灵性

老于告诉记者,夏秋时节,麻雀的食物较充盈,喂的小米少一些,到了冬季,尤其是雪后,麻雀们就会成群结队来吃食了,早晨和晚上数量最多,上午喂两碗小米,下午再喂两碗,一会儿工夫就吃没了。从喂的小米量来推算,估计得有五六百只麻雀。

时间一长,老于对麻雀们也观察得越发细致。他说,常年吃自己喂小米的麻雀块头较大,往树枝上一蹲,压得树枝直颤,外来的麻雀则体重较轻。今年夏天,他看到几只老麻雀带着刚会飞、嘴角还是黄色的小麻雀来吃食。刚开始,老麻雀将小米亲自喂到小麻雀嘴里,几天后,小麻雀自己就会啄食了。

每年喂麻雀花2000多元

老于还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,九年来,这些麻雀始终在原来的那个井盖上吃食。有时,井盖处被人当成停车位占了,老于就会把小米撒到两米远的另外一个井盖上,但这些麻雀们说啥也不去吃,直到车开走为止。他说麻雀只吃小米,不能吃大黄米,吃完了肚子胀。城里的麻雀也不能吃谷子,因为它们不会吐皮,吃完了不好消化。

尽管每年要给麻雀花2000多元“伙食费”,但老于和家人都觉得很值,每天和这群麻雀约会,已成了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,老于已将这群小家伙当成家人了。新晚报

相关文章